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报码 > 正文阅读

【薛峰作品·第958篇】五篇文章悼念林清玄他的文风曾影响过我

发表日期:2019-10-30 16:54  作者:admin  浏览:

  年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旗山,毕业于中国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曾任台湾《中国时报》海外版记者、《工商时报》经济记者、《时报杂志》主编等职。

  他是台湾地区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最多的一位,被誉为“中国当代散文八大作家”之一。

  林清玄文风平淡雅致,清新明快,富有禅意,很受年轻读者喜爱,对我的写作也产生过深远的影响。

  以下五篇关于林清玄的文章,都是我以前发表在报刊上的,曾被《中国青年》《当代青年》《知音》《杂文报》《格言》《意林》《现代青年》《少年文艺》《疯狂阅读》《山东青年》《芳草·经典阅读》《智慧背囊》《渤海早报》《甘肃法制报》《小读者》《人力资源报》《深圳商报》《城市快报》《七彩心理》等多家刊物发表或转载,百度一下均能搜到。

  他是农家苦孩子出身,14岁之前,他一直生活在偏僻的农村。家里一共有18个兄弟姐妹,他排行第12,如果生活在金庸或古龙的武侠小说里,他可以称为十二少。不过这个“十二少”对小时候的印象却是从来没有吃饱过肚子,除了过年以外。平常吃饭,每一个小孩只添三分之一碗饭,吃完就没有了。

  穷乡僻壤教育条件自然也不好。他记得初中学校开始开英文课,匆促上阵的英文老师教一个单词“today”,老师说这个很难记,你们写两个字就很好记了,叫“土堆”,那么yestoday,“也是土堆”,那么明天tomorrow就是“土马路”。多年之后他还牢牢记住,“今天是土堆,昨天也是土堆,到了明天就是土马路。”这件小事如今想来十分好笑,但教育的落后却令人辛酸。

  不过,虽然在偏僻的乡下长大,他却异常热爱文字,每读一本书,都感觉珍贵异常,抱着、枕着,很用心地看。小学三年级以后,他每天都要抱着一本书才睡得着;每天一定要读到一段好文章,才肯睡觉。渐渐地,他立下了一个志向:长大要当作家。

  因为立志要当作家,他还曾挨过父亲的一巴掌,父亲问他长大要干什么,他说要当作家,父亲问作家是干嘛的?他说,作家就是坐下来写字寄出去,人家就把钱寄过来。父亲很生气当场给他一巴掌,骂道:“傻孩子,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如果有这么好的事情,我就先去做了,不会轮到你了。”

  他还有一个志向,长大要去环游世界。他小学五年级考试得了第一名,老师送给他一本世界地图,他很开心。有一天,他打开地图看,正好翻到埃及那页,边看边感慨世界的辽阔,想像埃及的金字塔、狮身人面、埃及艳后,对埃及十分向往。有一天轮到他给家人烧水,父亲走过来问他在干什么,他仍在看埃及的地图。父亲过来就是一巴掌,看什么地图,赶快生火。父亲走开之前跟他说:“我给你保证,你这辈子绝对不可能去到埃及那么远的地方。”

  20年后,他第一次出国就到了埃及,跑到金字塔下面买了一张明信片寄给爸爸,上面写到:“亲爱的爸爸,我现在就坐在埃及金字塔前面给你写信,记得小时候你打我一巴掌,保证我不可能到埃及这么远的地方,现在我就在这里写信。”他一边写一边掉眼泪。据说他父亲收到那封信,刚刚从田里回来,他父亲回去跟他妈妈说“哎呦,这哪是一巴掌啊,一巴掌打到埃及去了!”后来很多朋友问他为什么到埃及,他说因为他的生命不要被保证。

  如今,他也确实成了作家,并且成了台湾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项最多的一位。他曾对父亲说的梦想已经实现:在家里写稿,稿费滚滚而来。他的散文集《莲花开落》《冷月钟笛》《温一壶月光下的酒》《鸳鸯香炉》《金色印象》《白雪少年》等,一年中重印超过二十次。《烦恼平息》在台湾创下150版的颠峰,《打开心灵的门窗》创下高达5亿元台币的热卖记录。他连续十年被评为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也是国际华文世界被广泛阅读的作家。

  上世纪90年代,林清玄的著作引进祖国大陆,犹如一阵清风,在文坛上引起强烈的轰动。他的散文文笔流畅清新,表现了醇厚、浪漫的情感,在平易中有着感人的力量,无论男女老少都十分热捧。

  在谈到自己的成功时,林清玄说:“首先你要敢想,如果你连想的勇气都没有,那你肯定走不远。心到,脚才能到。”在人生的道路上,没有谁能阻止你的梦想,也没有谁的生命被保证,只要你想要,只要你愿意,成功都会属于你的,只要你付出勤奋和毅力。

  林清玄生长在台湾南部一个非常偏远的乡下,家里人口众多,生活极其贫困。他从小有一个梦想,就是将来能成为作家,梦想坐在家里写字寄出去,人家就能把稿费寄过来。这个梦想被很多人嘲笑,包括他的父亲,甚至父亲还给他一巴掌,骂他脑子不正常。可这个梦他一直在做,伴随着他的年少时光。

  有一天他跟四个同学一起到郊外去玩,看到郊外有一个很大的房子,是四合院,院里面长了一棵很高大的芒果树。芒果非常好吃,而且乡下的孩子很穷,看到什么都会想摘来吃。当时他们五个人就在围墙外面心急如焚,想要翻墙进去吃芒果。可是乡下的房子,通常围墙很高,而且主人都养狗,养很大的狼狗,想进去吃芒果,万一没有吃到,被狗咬了就很倒霉。于是五个人站在围墙外面商量,说我们进去采芒果,不过里面可能有狗,我们先猜拳,猜输的那一个先跳进去,如果有狗立刻就跳出来。

  五个人在外面猜拳。第一个猜输的人是个叫阿忆的人,他用力蹬上那个墙,墙很高,但还是翻墙跳了进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跳进去以后就没有声音了。怎么会这样子?他们等了一会儿都没有声音,就在外面叫他的名字:“阿忆,阿忆啊,阿忆啊!”没有回音。那怎么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四个再猜,猜输了的再进去。

  结果第二个林清玄就猜输了,他用力蹬上那个墙,用力往里面跳进去。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一跳进去就“咚”一下,发现踩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原来跳进一个粪坑里面。跳进粪坑的感觉很恐怖,因为你如果跳到水里很快就踩到底了,跳到粪坑是慢慢沉下去,而且你不知道有多深,所以他就赶快两手高举。等到他回过神来正要高声大叫的时候,看到第一个跳进去的同学已经两手高举站在那里了,然后就给他打手势:嘘嘘嘘嘘。他就不出声了。

  两个人踮着脚尖站在粪坑里,好久都不动。外面的人就更着急了。三分钟以后第三个人跳进来了。十分钟以后五个人都站在粪坑里了。

  真倒霉啊!他们赶忙跑回家刷洗,那个粪坑实在很臭,他感觉到那个臭都臭进毛细孔里了。刷了半天,然后他们五个人商量好绝对不可以讲给别人听。第二天到学校就跟同学讲那个郊区有个大房子,里面有棵芒果树,芒果非常好吃。两个星期以后,全班有一半的人跳进粪坑里,另外一半都是不喜欢吃芒果的。

  后来这件事被老师知道了,追根求源,老师找到了他们五个。对此,他们供认不讳。老师很生气,问:“为什么你们自己遇见了倒霉的事情,还非要引诱别人倒霉呢?”

  老师说:“你们是不是觉得这种事情十分有趣?但从这里面你可以看到人性,看到人那丑陋、卑微的一面,自己跳进粪坑,希望所有的人都跟你一起跳进来。”

  最后,老师把他单独留了下来,说:“你的梦想不是想成为一名作家吗?你要记住孩子,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心存善念。只有你怀着美丽的心写东西时,写出的文章才感人,才能给人带来美丽的一面。这与文采无关,它需要的是你纯净的心灵。我相信你将来能够成为一名作家的,但你首先要让自己的内心美好起来。”

  这件事给了他很大的震动,可以说刻骨铭心,影响了他的一生。后来他写的第一篇成型的文章,就是以这件事为内容完成的。

  “无论做什么事,最重要的是心存善念”,这对每一个人都有极大的启示。因为只有你怀有一颗美好、阳光的心,你才能看到光明;只有用一颗怜悯、疼惜的心,才能去温暖另一颗心。世界不需要丑陋和卑微,能打动灵魂的,是纯净和善良。

  林清玄被人认为有一颗菩萨的心肠,他的散文文笔流畅清新,表现了醇厚浪漫的情感,充满宗教式的人文关怀,蕴涵感人的力量,无论男女老少都十分热捧。他也是台湾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烦恼平息》在台湾创下150版的颠峰,《打开心灵的门窗》创下高达5亿元台币的热卖记录。

  不过,有很少人知道,林清玄小时候家里是十分贫穷的,小时候从来没有吃饱过肚子,除了过年以外。平常吃饭,每一个小孩只添三分之一碗饭,吃完就没有了。

  有这么一件事,是2008年9月林清玄来大陆访问时,在一次演讲中说起的,听来令人感叹。

  那是在林清玄十来岁的时候,有一天,他在路上乱走,因为家里穷,没有什么好东西,每天他都要到外面去透透空气。乱走的时候他就看到在一条老街的屋檐下有一个小孩子,年龄跟他一样大,坐在墙角喝汽水。他拿一瓶汽水咕咚咕咚咕咚一直喝。

  他当时看了很感动,因为他以前喝汽水都是喝一点点的。18个兄弟姐妹要每个人喝一杯汽水根本不可能。爸爸用杯子倒,量好尺寸,喝一口就没了。在他的印象里就觉得汽水很好喝,也是非常珍贵。而现在,竟然有一个小孩子坐在那里整瓶汽水拿起来灌,他十分震惊。结果他站那儿看那小孩把一瓶汽水喝完,然后孩子脸上露出非常满足的表情,突然打嗝……

  他猛地一震,吓一跳,因为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喝汽水喝到打嗝过。他心里想,可以喝汽水喝到打嗝,一定是人生里面非常幸福的事情。他发誓,这一辈子一定要有一次喝汽水喝到打嗝。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过了很久,终于碰到一个机会:有一个远房的亲戚要结婚,结婚都会喝汽水。那天晚上结婚,白天汽水就运载到院子里堆放,他就一直躲在那里等,等看看大人不在的时候去偷一瓶汽水来喝,喝到打嗝,这是他人生最大的志愿。

  后来,他等到看守的大人不在了,就赶快冲过去提了两大瓶汽水,一直跑,跑进茅坑里面。乡下人的生活是没有隐私的,只有茅坑里才有隐私。把门闩住,内心非常紧张,他的愿望快要实现了。把一瓶汽水打开,咕咚咕咚咕咚喝,紧张极了,畅快极了。整瓶汽水灌进去,肚子饱起来了,然后他就蹲下来等着要打嗝。但奇怪的是,竟然没有打嗝。他又继续喝,咕咚咕咚咕咚把第二瓶汽水灌进去。然后就坐在那里等,等了许久,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咕噜地叫,他惊喜极了,终于打嗝了。

  他突然感动得不得了,自己感动得哭起来。当时他就想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件事情比喝汽水喝到打嗝更幸福的了。把茅房的门打开,看到阳光多么灿烂,这个世界多么美好……

  这是发生在林清玄成长过程中的一件小事,但它却影响了他的一生,也影响了他后来的写作风格——一定要把生命里那些虽然非常微小但是美好的事情写出来告诉别人,所以后来才有那些大量的散文。

  “喝到打嗝的幸福”,这是一种人生追求,亦是一种别样的享受,它体现了一种生命理念,热爱生活,懂得满足,于细微处寻找快乐,在尘世中净化心灵。现在的人幸福感是越来越小了,尽管手中有权囊中有钱,尽管山珍海味都吃了个遍,但曾经的轻松快乐却不复存在。

  多羡慕能喝到打嗝,在城市的辗转中体味生活的乐趣,这样的幸福荡漾在心头,是什么华丽的物品都无法替代的。因为它来自心灵,震动了心灵,温暖的行程。

  作为台湾最高产的作家,林清玄曾出版了《莲花开落》、《冷月钟笛》、《温一壶月光下的酒》、《鸳鸯香炉》、《金色印象》、《白雪少年》等六十多部散文集,连续七次获台湾“时报”文学奖、散文优秀奖和台湾报纸副刊专栏金鼎奖等,可谓人气十足,极具影响力。可是,最近他来大陆访问,在广东珠海文化大讲堂上演讲中提到的一个小故事,却给人很深的启迪。

  因为在30岁前林清玄把台湾文坛上的所有奖项都得遍了,便感到没有动力了。他一方面飘飘然,觉得没什么东西值得自己在乎了,一方面又十分无趣,因为找不出新的题材可以写文章了。

  于是,为了调节心情,寻找新的感悟,他就辞掉所有的工作,到山区去闭关,自己每天努力地休息,保持安静,追求生命最高的境界。

  因为闭关也要吃饭,每个月他都要到山下买东西吃。有一天到山下采购,他站在一个水果摊旁边,突然有人跑过来对他说,请问这个水果多少钱?林清玄很生气,我是大名鼎鼎的作家,这么有气质,你居然说我是卖水果的,难道你不认识我吗?

  于是他就跑到卖花的旁边站着,立刻有人来问他:老板,这个玫瑰花怎么卖?他又跑到卖肉的地方,又有人跑来问,老板猪肉多少钱一斤?

  这件事给了林清玄很大的启发。你的人跟所有的人是一样的,都是一个肉体的人,从外表看,你并没有什么其他特色,别人也不知道你是谁,很多时候,你的烦恼,是缘于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美国著名的小说家、戏剧家、曾经两次获得普利策文学奖的布思·塔金顿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一天,作为特邀嘉宾,塔金顿出席了美国红十字会举办的艺术品展览会。会上,两位少女好像认出了这位大名鼎鼎的作家,她们兴高采烈地跑过来,说道:“作家先生,您能为我们签个名吗?我们实在太崇拜您了!”塔金顿谦和地说:“我没带自来水笔,用铅笔好不好?”“太好了,非常感激。”一个女孩掏出笔记本,双手递上去。作家爽快地拿起铅笔,挥洒自如地写上祝福的话语,再郑重其事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女孩接过笔记本,仔细地看了一遍,忽然,她的脸上充满了失望。她抬起头,上下打量着作家,遗憾地问:“您不是罗泊特·查波斯吗?”“我是布思·塔金顿,《爱丽丝·亚当斯》的作者,你们没有看过吗?我还拿过两次普利策文学奖。”“对不起,我不认识你。”女孩把头转向同伴,“朋友,借你的橡皮用一下。”

  世界是一个大舞台,每个生命都在演绎着自己的角色,每一个人都在为生活奔波。除了内心的充盈与否外,别人真的不会知道你是谁。所以,永远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永远不要觉得自己如何了得、多么有光辉,那样的结果是只能让你自己失望。

  做为台湾著名高产作家,林清玄的相貌极具特点,谢顶,长发披肩,能让人过目难忘。于是,在各种演讲现场,他常常自嘲,拿自己的长相调侃。

  有一次他到大学演讲,进礼堂的时候听到有两位同学在交谈,一位说:“看,是林清玄啊,额前没有头发,可脑后留的头发还不短。”另一位接着说道:“真可惜,林清玄怎么长成这个样子啊。”他听后,便接话说:“我想告诉各位同学,如果你们从十几岁就开始写作一直坚持到五十多岁,能像我这么英俊就不错了。我今天能站在这儿演讲,你们就可以看到我英俊的样子了。”

  还有一年冬天,他穿着大衣,戴着眼镜,当然是长发,在北京街头打的。坐上出租车之后司机对他说:“姑娘,去哪?”于是他忙摘下眼镜,想让司机看清他的模样。没想到,司机看后连忙改口说:“大娘,您到哪?”

  最可笑的是在一次演讲结束后,有一个长得相当漂亮的女孩塞给他一封信,他当时很兴奋,回到酒店打开信一看,上面写着:“亲爱的林老师,我看您长得像周星驰电影《功夫》里的江湖第一高手火云邪神。”

  看宁夏卫视的一档财经节目,讲的是《红楼梦》里的商道,其中主讲嘉宾的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他说,幽默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不是你的口才有多么好,也不是你的反应多么机敏,而是你善于拿自己开涮。动不动就拿别人开刷,看似聪明有品位,实际是在挖苦嘲讽别人,就像林黛玉,心胸太窄,这样的人在大观园里并不受欢迎。而一个乡下人刘姥姥,却能把幽默的最高境界演绎到了极致,不仅得到了王熙凤的支持,搏得了贾母的欢心,还摆平了不好惹的王夫人,一时如明星一般,大受欢迎,成了最成功的营销专家。

  比如《红楼梦》里有这样一个场景,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在一个饭局上,她明知凤姐和鸳鸯会存心拿她开涮,她却不等别人开口,自己先正儿八经地表演开来,高声说:“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说后,鼓着腮帮子,两眼直视,一声不语,逗得贾府的媳妇千金们上上下下笑出了千姿百态。吃鹌鹑蛋时,夸贾府的“鸡儿也俊,下的这蛋也小巧,怪俊的”,并装傻地夹不起来,存心逗那些高贵的女人们欢乐。王熙凤对她说夹起一个蛋一两银子,当“俊蛋”滚到地下时,刘姥姥风趣地说“一两银子,也没听见响声儿就没了。”又惹得满堂笑。

  第四十回贾母带领刘姥姥及众人到大观园里去玩,贾母见一个翡翠盘子里盛着各色各样的花,便拣了一朵大红的簪于鬓上,回头看见了刘姥姥,忙笑道:“过来带花儿。”一语未完,凤姐便拉过刘姥姥来,笑道:“让我打扮你。”说着,将一盘子花横三竖四的插了一头。贾母和众人笑个不住。刘姥姥笑道:“我这头也不知修了什么福,今儿这样体面起来。”众人笑道“你还不拔下来摔到他脸上呢,把你打扮的成了个老妖精了。”刘姥姥却笑道:“我虽老了,年轻时也风流,爱个花儿粉儿的,今儿老风流才好。”此处与刚才吃饭时的故意笑闹一样,刘姥姥并不是不知道王熙凤在捉弄自己,而是她虽然心里明白,但却要装疯卖傻故意凑趣,拿自己开涮,目的还是要博得贾府中老少主子们的欢心。

  就这样,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满载而归。不仅仅是得到一百多两银子和许多物品,更为重要的是贾府承认了和她家稳定的亲戚关系。

  乡下村妇刘姥姥和著名作家林清玄都善于拿自己开涮,都博得了众人的喜欢,因为这种幽默方式不会伤害别人,所以更能引起大家的兴趣。

  一个敢于拿自己开涮的人,是一个看似愚蠢实则聪明的人,这种聪明是大聪明大智慧。他不仅能清楚地认识自我,并能够给自己准确的定位,真诚不遮掩,包容不狭隘,大度不刻薄,能降低身份拉近与其他人的距离,在自我调侃中获得共鸣。这种自我开涮,确是幽默的最高境界,你有吗?

  据悉,林清玄1953年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旗山,毕业于中国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曾任台湾《中国时报》海外版记者、《工商时报》经济记者、《时报杂志》主编等职。

  他是台湾地区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最多的一位,被誉为“中国当代散文八大作家”之一。

  林清玄文风平淡雅致,清新明快,富有禅意,很受年轻读者喜爱,对我的写作也产生过深远的影响。白小姐开奖结果

  以下五篇关于林清玄的文章,都是我以前发表在报刊上的,曾被《中国青年》《当代青年》《知音》《杂文报》《格言》《意林》《现代青年》《少年文艺》《疯狂阅读》《山东青年》《芳草·经典阅读》《智慧背囊》《渤海早报》《甘肃法制报》《小读者》《人力资源报》《深圳商报》《城市快报》《七彩心理》等多家刊物发表或转载,百度一下均能搜到。

  他是农家苦孩子出身,14岁之前,他一直生活在偏僻的农村。家里一共有18个兄弟姐妹,他排行第12,如果生活在金庸或古龙的武侠小说里,他可以称为十二少。不过这个“十二少”对小时候的印象却是从来没有吃饱过肚子,除了过年以外。平常吃饭,每一个小孩只添三分之一碗饭,吃完就没有了。

  穷乡僻壤教育条件自然也不好。他记得初中学校开始开英文课,匆促上阵的英文老师教一个单词“today”,老师说这个很难记,你们写两个字就很好记了,叫“土堆”,那么yestoday,“也是土堆”,那么明天tomorrow就是“土马路”。多年之后他还牢牢记住,“今天是土堆,昨天也是土堆,到了明天就是土马路。”这件小事如今想来十分好笑,但教育的落后却令人辛酸。

  不过,虽然在偏僻的乡下长大,他却异常热爱文字,每读一本书,都感觉珍贵异常,抱着、枕着,很用心地看。小学三年级以后,他每天都要抱着一本书才睡得着;每天一定要读到一段好文章,才肯睡觉。渐渐地,他立下了一个志向:长大要当作家。

  因为立志要当作家,他还曾挨过父亲的一巴掌,父亲问他长大要干什么,他说要当作家,父亲问作家是干嘛的?他说,作家就是坐下来写字寄出去,人家就把钱寄过来。父亲很生气当场给他一巴掌,骂道:“傻孩子,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如果有这么好的事情,我就先去做了,不会轮到你了。”

  他还有一个志向,长大要去环游世界。他小学五年级考试得了第一名,老师送给他一本世界地图,他很开心。有一天,他打开地图看,正好翻到埃及那页,边看边感慨世界的辽阔,想像埃及的金字塔、狮身人面、埃及艳后,对埃及十分向往。有一天轮到他给家人烧水,父亲走过来问他在干什么,他仍在看埃及的地图。父亲过来就是一巴掌,看什么地图,赶快生火。父亲走开之前跟他说:“我给你保证,你这辈子绝对不可能去到埃及那么远的地方。”

  20年后,他第一次出国就到了埃及,跑到金字塔下面买了一张明信片寄给爸爸,上面写到:“亲爱的爸爸,我现在就坐在埃及金字塔前面给你写信,记得小时候你打我一巴掌,保证我不可能到埃及这么远的地方,现在我就在这里写信。”他一边写一边掉眼泪。据说他父亲收到那封信,刚刚从田里回来,他父亲回去跟他妈妈说“哎呦,这哪是一巴掌啊,一巴掌打到埃及去了!”后来很多朋友问他为什么到埃及,他说因为他的生命不要被保证。

  如今,他也确实成了作家,并且成了台湾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项最多的一位。他曾对父亲说的梦想已经实现:在家里写稿,稿费滚滚而来。他的散文集《莲花开落》《冷月钟笛》《温一壶月光下的酒》《鸳鸯香炉》《金色印象》《白雪少年》等,一年中重印超过二十次。《烦恼平息》在台湾创下150版的颠峰,《打开心灵的门窗》创下高达5亿元台币的热卖记录。他连续十年被评为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也是国际华文世界被广泛阅读的作家。

  上世纪90年代,林清玄的著作引进祖国大陆,犹如一阵清风,在文坛上引起强烈的轰动。他的散文文笔流畅清新,表现了醇厚、浪漫的情感,在平易中有着感人的力量,无论男女老少都十分热捧。

  在谈到自己的成功时,林清玄说:“首先你要敢想,如果你连想的勇气都没有,那你肯定走不远。心到,脚才能到。”在人生的道路上,没有谁能阻止你的梦想,也没有谁的生命被保证,只要你想要,只要你愿意,成功都会属于你的,只要你付出勤奋和毅力。

  林清玄生长在台湾南部一个非常偏远的乡下,家里人口众多,生活极其贫困。他从小有一个梦想,就是将来能成为作家,梦想坐在家里写字寄出去,人家就能把稿费寄过来。这个梦想被很多人嘲笑,包括他的父亲,甚至父亲还给他一巴掌,骂他脑子不正常。可这个梦他一直在做,伴随着他的年少时光。

  有一天他跟四个同学一起到郊外去玩,看到郊外有一个很大的房子,是四合院,院里面长了一棵很高大的芒果树。芒果非常好吃,而且乡下的孩子很穷,看到什么都会想摘来吃。当时他们五个人就在围墙外面心急如焚,想要翻墙进去吃芒果。可是乡下的房子,通常围墙很高,而且主人都养狗,养很大的狼狗,想进去吃芒果,万一没有吃到,被狗咬了就很倒霉。于是五个人站在围墙外面商量,说我们进去采芒果,不过里面可能有狗,我们先猜拳,猜输的那一个先跳进去,如果有狗立刻就跳出来。

  五个人在外面猜拳。第一个猜输的人是个叫阿忆的人,他用力蹬上那个墙,墙很高,但还是翻墙跳了进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跳进去以后就没有声音了。怎么会这样子?他们等了一会儿都没有声音,就在外面叫他的名字:“阿忆,阿忆啊,阿忆啊!”没有回音。那怎么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四个再猜,猜输了的再进去。

  结果第二个林清玄就猜输了,他用力蹬上那个墙,用力往里面跳进去。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一跳进去就“咚”一下,发现踩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原来跳进一个粪坑里面。跳进粪坑的感觉很恐怖,因为你如果跳到水里很快就踩到底了,跳到粪坑是慢慢沉下去,而且你不知道有多深,所以他就赶快两手高举。等到他回过神来正要高声大叫的时候,看到第一个跳进去的同学已经两手高举站在那里了,然后就给他打手势:嘘嘘嘘嘘。他就不出声了。

  两个人踮着脚尖站在粪坑里,好久都不动。外面的人就更着急了。三分钟以后第三个人跳进来了。十分钟以后五个人都站在粪坑里了。

  真倒霉啊!他们赶忙跑回家刷洗,那个粪坑实在很臭,他感觉到那个臭都臭进毛细孔里了。刷了半天,然后他们五个人商量好绝对不可以讲给别人听。第二天到学校就跟同学讲那个郊区有个大房子,里面有棵芒果树,芒果非常好吃。两个星期以后,全班有一半的人跳进粪坑里,另外一半都是不喜欢吃芒果的。

  后来这件事被老师知道了,追根求源,老师找到了他们五个。对此,他们供认不讳。老师很生气,问:“为什么你们自己遇见了倒霉的事情,还非要引诱别人倒霉呢?”

  老师说:“你们是不是觉得这种事情十分有趣?但从这里面你可以看到人性,看到人那丑陋、卑微的一面,自己跳进粪坑,希望所有的人都跟你一起跳进来。”

  最后,老师把他单独留了下来,说:“你的梦想不是想成为一名作家吗?你要记住孩子,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心存善念。只有你怀着美丽的心写东西时,写出的文章才感人,才能给人带来美丽的一面。这与文采无关,它需要的是你纯净的心灵。我相信你将来能够成为一名作家的,但你首先要让自己的内心美好起来。”

  这件事给了他很大的震动,可以说刻骨铭心,影响了他的一生。后来他写的第一篇成型的文章,就是以这件事为内容完成的。

  “无论做什么事,最重要的是心存善念”,这对每一个人都有极大的启示。因为只有你怀有一颗美好、阳光的心,你才能看到光明;只有用一颗怜悯、疼惜的心,才能去温暖另一颗心。世界不需要丑陋和卑微,能打动灵魂的,是纯净和善良。

  林清玄被人认为有一颗菩萨的心肠,他的散文文笔流畅清新,表现了醇厚浪漫的情感,充满宗教式的人文关怀,蕴涵感人的力量,无论男女老少都十分热捧。他也是台湾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烦恼平息》在台湾创下150版的颠峰,《打开心灵的门窗》创下高达5亿元台币的热卖记录。

  不过,有很少人知道,林清玄小时候家里是十分贫穷的,小时候从来没有吃饱过肚子,除了过年以外。平常吃饭,每一个小孩只添三分之一碗饭,吃完就没有了。

  有这么一件事,是2008年9月林清玄来大陆访问时,在一次演讲中说起的,听来令人感叹。

  那是在林清玄十来岁的时候,有一天,他在路上乱走,因为家里穷,没有什么好东西,每天他都要到外面去透透空气。乱走的时候他就看到在一条老街的屋檐下有一个小孩子,年龄跟他一样大,坐在墙角喝汽水。他拿一瓶汽水咕咚咕咚咕咚一直喝。

  他当时看了很感动,因为他以前喝汽水都是喝一点点的。18个兄弟姐妹要每个人喝一杯汽水根本不可能。爸爸用杯子倒,量好尺寸,喝一口就没了。在他的印象里就觉得汽水很好喝,也是非常珍贵。而现在,竟然有一个小孩子坐在那里整瓶汽水拿起来灌,他十分震惊。结果他站那儿看那小孩把一瓶汽水喝完,然后孩子脸上露出非常满足的表情,突然打嗝……

  他猛地一震,吓一跳,因为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喝汽水喝到打嗝过。他心里想,可以喝汽水喝到打嗝,一定是人生里面非常幸福的事情。他发誓,这一辈子一定要有一次喝汽水喝到打嗝。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过了很久,终于碰到一个机会:有一个远房的亲戚要结婚,结婚都会喝汽水。那天晚上结婚,白天汽水就运载到院子里堆放,他就一直躲在那里等,等看看大人不在的时候去偷一瓶汽水来喝,喝到打嗝,这是他人生最大的志愿。

  后来,他等到看守的大人不在了,就赶快冲过去提了两大瓶汽水,一直跑,跑进茅坑里面。乡下人的生活是没有隐私的,只有茅坑里才有隐私。把门闩住,内心非常紧张,他的愿望快要实现了。把一瓶汽水打开,咕咚咕咚咕咚喝,紧张极了,畅快极了。整瓶汽水灌进去,肚子饱起来了,然后他就蹲下来等着要打嗝。但奇怪的是,竟然没有打嗝。他又继续喝,咕咚咕咚咕咚把第二瓶汽水灌进去。然后就坐在那里等,等了许久,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咕噜地叫,他惊喜极了,终于打嗝了。

  他突然感动得不得了,自己感动得哭起来。当时他就想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件事情比喝汽水喝到打嗝更幸福的了。把茅房的门打开,看到阳光多么灿烂,这个世界多么美好……

  这是发生在林清玄成长过程中的一件小事,但它却影响了他的一生,也影响了他后来的写作风格——一定要把生命里那些虽然非常微小但是美好的事情写出来告诉别人,所以后来才有那些大量的散文。

  “喝到打嗝的幸福”,这是一种人生追求,亦是一种别样的享受,它体现了一种生命理念,热爱生活,懂得满足,于细微处寻找快乐,在尘世中净化心灵。现在的人幸福感是越来越小了,尽管手中有权囊中有钱,尽管山珍海味都吃了个遍,但曾经的轻松快乐却不复存在。

  多羡慕能喝到打嗝,在城市的辗转中体味生活的乐趣,这样的幸福荡漾在心头,是什么华丽的物品都无法替代的。因为它来自心灵,震动了心灵,温暖的行程。

  作为台湾最高产的作家,林清玄曾出版了《莲花开落》、《冷月钟笛》、《温一壶月光下的酒》、《鸳鸯香炉》、《金色印象》、《白雪少年》等六十多部散文集,连续七次获台湾“时报”文学奖、散文优秀奖和台湾报纸副刊专栏金鼎奖等,可谓人气十足,极具影响力。可是,最近他来大陆访问,在广东珠海文化大讲堂上演讲中提到的一个小故事,却给人很深的启迪。

  因为在30岁前林清玄把台湾文坛上的所有奖项都得遍了,便感到没有动力了。他一方面飘飘然,觉得没什么东西值得自己在乎了,一方面又十分无趣,因为找不出新的题材可以写文章了。

  于是,为了调节心情,寻找新的感悟,他就辞掉所有的工作,到山区去闭关,自己每天努力地休息,保持安静,追求生命最高的境界。

  因为闭关也要吃饭,每个月他都要到山下买东西吃。有一天到山下采购,他站在一个水果摊旁边,突然有人跑过来对他说,请问这个水果多少钱?林清玄很生气,我是大名鼎鼎的作家,这么有气质,你居然说我是卖水果的,难道你不认识我吗?

  于是他就跑到卖花的旁边站着,立刻有人来问他:老板,这个玫瑰花怎么卖?他又跑到卖肉的地方,又有人跑来问,老板猪肉多少钱一斤?

  这件事给了林清玄很大的启发。你的人跟所有的人是一样的,都是一个肉体的人,从外表看,你并没有什么其他特色,别人也不知道你是谁,很多时候,你的烦恼,是缘于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美国著名的小说家、戏剧家、曾经两次获得普利策文学奖的布思·塔金顿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一天,作为特邀嘉宾,塔金顿出席了美国红十字会举办的艺术品展览会。会上,两位少女好像认出了这位大名鼎鼎的作家,她们兴高采烈地跑过来,说道:“作家先生,您能为我们签个名吗?我们实在太崇拜您了!”塔金顿谦和地说:“我没带自来水笔,用铅笔好不好?”“太好了,非常感激。”一个女孩掏出笔记本,双手递上去。作家爽快地拿起铅笔,挥洒自如地写上祝福的话语,再郑重其事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女孩接过笔记本,仔细地看了一遍,忽然,她的脸上充满了失望。她抬起头,上下打量着作家,遗憾地问:“您不是罗泊特·查波斯吗?”“我是布思·塔金顿,《爱丽丝·亚当斯》的作者,你们没有看过吗?我还拿过两次普利策文学奖。”“对不起,我不认识你。”女孩把头转向同伴,“朋友,借你的橡皮用一下。”

  世界是一个大舞台,每个生命都在演绎着自己的角色,每一个人都在为生活奔波。除了内心的充盈与否外,别人真的不会知道你是谁。所以,永远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永远不要觉得自己如何了得、多么有光辉,那样的结果是只能让你自己失望。

  做为台湾著名高产作家,林清玄的相貌极具特点,谢顶,长发披肩,能让人过目难忘。于是,在各种演讲现场,他常常自嘲,拿自己的长相调侃。

  有一次他到大学演讲,进礼堂的时候听到有两位同学在交谈,一位说:“看,是林清玄啊,额前没有头发,可脑后留的头发还不短。”另一位接着说道:“真可惜,林清玄怎么长成这个样子啊。”他听后,便接话说:“我想告诉各位同学,如果你们从十几岁就开始写作一直坚持到五十多岁,能像我这么英俊就不错了。我今天能站在这儿演讲,你们就可以看到我英俊的样子了。”

  还有一年冬天,他穿着大衣,戴着眼镜,当然是长发,在北京街头打的。坐上出租车之后司机对他说:“姑娘,去哪?”于是他忙摘下眼镜,想让司机看清他的模样。没想到,司机看后连忙改口说:“大娘,您到哪?”

  最可笑的是在一次演讲结束后,有一个长得相当漂亮的女孩塞给他一封信,他当时很兴奋,回到酒店打开信一看,上面写着:“亲爱的林老师,我看您长得像周星驰电影《功夫》里的江湖第一高手火云邪神。”

  看宁夏卫视的一档财经节目,讲的是《红楼梦》里的商道,其中主讲嘉宾的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他说,幽默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不是你的口才有多么好,也不是你的反应多么机敏,而是你善于拿自己开涮。动不动就拿别人开刷,看似聪明有品位,实际是在挖苦嘲讽别人,就像林黛玉,心胸太窄,这样的人在大观园里并不受欢迎。而一个乡下人刘姥姥,却能把幽默的最高境界演绎到了极致,不仅得到了王熙凤的支持,搏得了贾母的欢心,还摆平了不好惹的王夫人,一时如明星一般,大受欢迎,成了最成功的营销专家。

  比如《红楼梦》里有这样一个场景,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在一个饭局上,她明知凤姐和鸳鸯会存心拿她开涮,她却不等别人开口,自己先正儿八经地表演开来,高声说:“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说后,鼓着腮帮子,两眼直视,一声不语,逗得贾府的媳妇千金们上上下下笑出了千姿百态。吃鹌鹑蛋时,夸贾府的“鸡儿也俊,下的这蛋也小巧,怪俊的”,并装傻地夹不起来,存心逗那些高贵的女人们欢乐。王熙凤对她说夹起一个蛋一两银子,当“俊蛋”滚到地下时,刘姥姥风趣地说“一两银子,也没听见响声儿就没了。”又惹得满堂笑。

  第四十回贾母带领刘姥姥及众人到大观园里去玩,贾母见一个翡翠盘子里盛着各色各样的花,便拣了一朵大红的簪于鬓上,回头看见了刘姥姥,忙笑道:“过来带花儿。”一语未完,凤姐便拉过刘姥姥来,笑道:“让我打扮你。”说着,将一盘子花横三竖四的插了一头。贾母和众人笑个不住。刘姥姥笑道:“我这头也不知修了什么福,今儿这样体面起来。”众人笑道“你还不拔下来摔到他脸上呢,把你打扮的成了个老妖精了。”刘姥姥却笑道:“我虽老了,年轻时也风流,爱个花儿粉儿的,今儿老风流才好。”此处与刚才吃饭时的故意笑闹一样,刘姥姥并不是不知道王熙凤在捉弄自己,而是她虽然心里明白,但却要装疯卖傻故意凑趣,拿自己开涮,目的还是要博得贾府中老少主子们的欢心。

  就这样,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满载而归。不仅仅是得到一百多两银子和许多物品,更为重要的是贾府承认了和她家稳定的亲戚关系。

  乡下村妇刘姥姥和著名作家林清玄都善于拿自己开涮,都博得了众人的喜欢,因为这种幽默方式不会伤害别人,所以更能引起大家的兴趣。

  一个敢于拿自己开涮的人,是一个看似愚蠢实则聪明的人,这种聪明是大聪明大智慧。他不仅能清楚地认识自我,并能够给自己准确的定位,真诚不遮掩,包容不狭隘,大度不刻薄,能降低身份拉近与其他人的距离,在自我调侃中获得共鸣。这种自我开涮,确是幽默的最高境界,你有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